• 天气转凉了,秋天对我还算宽容,他只静悄悄地从背后走过。

    但我知道他有阴谋,他是一切的主脑。

    等到了冬天,冬天,秋天他埋下的陷阱就会牢牢抓住我。

    抱歉,我就是这样。

    我问过你一个问题,有什么办法能把人的心掏出来看一看?

    你说,时间能看出来。

    后来我...

  • 昨晚在候车室等着晚点的火车,看着窗外的雷电亲吻着大地。

    空气中的湿气把我们当做情人似的拥抱着,舍不得我们走。

    我悄悄地念道,真不知道还有没有下次再来这座城市啊。

    伴着不安恐惧,我看着候车室里的人们。

    大部分人匆匆的来到你的世界,只是和你打个照面。
    ...

  • 19岁时的一个男朋友。

    和我同岁,高瘦黝黑,还有一双小眼睛,正好是我喜欢的类型。

    是朋友的朋友,听他说对我属一见钟情。

    至今都不明白他喜欢我什么。

    认识几天后,他说他爱上我了,问我能不能做他的女朋友。

    我年纪小,玩心重,就答应了。

    他开朗,话多,但...


  • 这些被排得整整齐齐的字,左栏里,右栏里。

    真想打乱他们的队列,从这里扔到那里。再往屏幕里倒满水,看他们仰躺在水面上的懒散样。

    还需要两个半小时才能跨出这个牢笼。

    开始等待热浪的拥抱,犹如等待恋人般。

    也开始想念灼热的地表面,愿意穿着薄薄的鞋子踏上...

  • 觉得大部分人并没有充分利用自己的器官。

    我是说,他们看不到脚边躺着一只扁圆的知了,

    看不到对面女孩悲伤的表情,当然也看不到我在翻白眼了。

    有一晚在街上走着,一个男人从我面前一闪而过,

    他正吃着手里的饼,一手拿着饼,脸上似乎脏脏的,我记不清了。

    当...

  • 清晨有种味道,闻着让人看起来都年轻好几岁。

    深夜也有种味道,闻着只想马上醉倒投入爱人的怀抱。

    味道对我来说太重要了。

    我喜欢的那些,纯粹的,例如风、石头、海水、泥土。

    甚至是沙子、塑料、皮革、雨水浇灭灼热地面的味道、机油被阳光烤着的味道。

    啊还有...

  • 住我家隔壁的姚小姐在很小的时候就被送进了精神病院。

    她爸也是几进几出最后就再也不回来了。

    前几年姚小姐回了家,说真的我很是怕她,甚至都不敢用正眼瞧。

    那时候我还在念书,放学回家就常常和姚小姐在电梯口相遇。

    她一直都穿着铺满大花的长裙,长到脚腕的那...

  • 突然天空完全暗了下来,一大片云朵包围了太阳。

    空气里没有任何味道。

    我看着走在我前面的那个黄发女孩,她的两只脚后跟都贴着创可贴。

    皮鞋跟着她的脚步,上上下下,上上下下。

    以及走在右边的,穿着高跟凉鞋的黑发女孩,她小心翼翼的前行。

    恐怕双脚已经被折...



  •